标签归档:Shiny

用交互式图形探索一个五百年前的脑洞

按惯例先跑几段火车,赶时间的请直接从下面油画处开读。我很少看电影,欠的稿子都写不完还看毛线电影,不过前段时间《大鱼海棠》的精美海报画面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(又是从涛妹的票圈看到的),深为赞叹现在国内的动画制作技术。然而过了几天,好像评论的风向就变了。可惜了情怀这个词,现在也成了为人不齿的陈词滥调了:情怀,情你个锤子的怀,你才情怀,你全家都情怀。遥想当年,萌主(周扬)在明德楼地下咖啡厅的小房间里给我们展示 R/ECharts/Shiny 的时候,第一次提到情怀一词,小板凳上的我们都感受到了内心的一团火。“厉害啊!”萌主洋洋自得。

据说《大鱼海棠》可惜在用了辣么精良的画面,却愣是没讲好一个故事(重申一遍:我没看,只是据说);相比之下,人家徐克老爷子二十年前用简陋的技术却做出动画片《小倩》,同样是用中国传统故事素材,但比《大鱼海棠》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
“要来找我哦,我家就在北村,门口有棵好大好大的桃花树,记得一定要来找我哦!”

那我们就来谈谈讲故事的事。在统计之都十周年感言中我曾经提到过“精致的脑洞”,今天我就给大家解说一个五百年前的脑洞,这个脑洞是我压箱底的货,一般人我不告诉他,我第一次讲它是在我的博士论文答辩会上,后来便很少提它了。讲这个洞有两个目的,一是谈谈我对讲故事本身的一些想法(讲故事本不是我擅长的,但这个洞很适合讲故事),二是演示一下交互式图形的基本概念。 继续阅读用交互式图形探索一个五百年前的脑洞